长风沙

编辑:冷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8 15:39:23
编辑 锁定
长风沙,又名长风夹,即春秋时吴楚大战的鹊尾渚,位于今安庆市迎江区长风乡长风村。此处长江中是一处自古与瞿塘、滟渝并称的险段。江边旧有长风城、长风港,供来往船舶停泊过夜。唐代以前已有街市,北宋建隆元年(960)置镇 。
中文名
长风沙
别    名
长风夹
释    义
春秋时吴楚大战的鹊尾渚
所在地
安庆市迎江区长风乡长风村
置    镇
960

目录

长风沙历史

编辑
长风沙,又名长风夹,即春秋时吴楚大战的鹊尾渚,位于今安庆市迎江区长风乡长风村。此处长江中是一处自古与瞿塘、滟渝并称的险段。江边旧有长风城、长风港,供来往船舶停泊过夜。唐代以前已有街市,北宋建隆元年(960)置镇。南宋嘉定十年(1217)安庆建城后,集镇渐渐萎缩,但到元至正二十七年(1367)仍设有巡检司,清代仍设有炮台。李白在今安徽境内生活的二十余年间,曾多次过往活动于长风沙一带。李白在安庆留下的许多诗篇,就多次提到长风沙。唐开元十四年(726)李白出游襄汉,南泛洞庭,东至金陵扬州,第一次坐船经过长风沙,便引起了他对长风沙的注意。上元二年(761)李白受永王案牵累遭流放,中途遇赦东还,又乘舟至此,并作《江上赠杜长史》诗,其中有“万里南迁夜郎国,三年归及长风沙”句。把到长风沙称为“归”,可见李白对其在感情上的亲近和印象上的深刻。虽然李白对长风沙的情况没有具体描写,但南宋诗人陆游在《入蜀记》中明确地指出:“自金陵至长风沙七百里”,“地属舒州,苦最湍险”。陆游还在《长风沙—记阻风夜泊》中对长风沙自然环境作了生动的描写:“江水六月无津涯,惊涛骇浪高吹花。橹声已出雁翅浦,荻夹喜入长风沙。长风自古三巴路,樯杆参差杂烟树。南船北船各万里,凄凉小市相依住。”这使人多少可以想象李白《长干行》中的女主人公之所以要不远七百里相迎青梅竹马的郎君于长风沙,正是因为这里是和巴山蜀水一样危险的地方,想着想着实在是放心不下的缘故。

长风沙形状

编辑
长风沙这一段江面呈S形,连转两个急弯。江中罗刹矶、太子矶、拦江矶等礁石林立,有“九里十三矶”之称。北岸在清代修筑广济圩之前原是大片滩涂湿地,阳光下白沙如水,漫水时更是江滩莫辨。特别是这里地处大别山脉与黄山山脉形成的河谷风道,大风常起,沙尘弥漫,航道不清。怕触礁便容易冲滩,防冲滩又容易触礁。因此行船格外困难。正如北宋诗人梅尧臣言:“长风沙浪屋许大,罗刹石齿水下排。历此二险过湓浦,始见瀑布悬苍崖”。元代诗人杨载更发出:“长风沙长风不断,行人嗟叹奈君何”的感叹。可见长风沙地理环境之险恶。
长风沙貌似一马平川,江面宽阔,水流平缓,暗底下却潜伏杀机,往往更容易使人因麻痹而出事。这也在情理之中。广济圩建成后,长风沙的通航条件得到改善。特别是建国以来,随着航道工人的辛勤劳动,长风沙江段中的礁石多次被爆破清除,加上永久性航标的设立,长风沙的危险已逐渐地被人们所淡忘。但长风沙江段仍然不是坦途。作为常在长江行走的儿女们,恐怕更应该牢记“长风沙”这个名字。杨载在《夜泊长风沙》诗中还有两句:“但祝行人好心事,长江何处是安流?”这倒是颇值得我们玩味的。
词条标签:
非文化 文化 地理 地点 历史 中国其他行政区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