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玄机

编辑:冷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8 14:50:46
编辑 锁定
同义词 玄机逸士一般指陈玄机
还剑奇情录》的男主角之一,《萍踪侠影录》,《散花女侠》的配角之一,自号「玄机逸士」。
天下第一剑客」,天山派的最早的源头,正直果敢,与上官天野同样率性却又别具几分柔情浪漫
斜阳古道上一骑绝尘而去,山野断崖边的哀恸厉嚎,仿佛将这个故事浓缩成一段既甜蜜美好却又残酷凄婉的传奇。
中文名
陈玄机
别    名
玄机逸士
国    籍
中国
民    族
职    业
玄机门掌门
所处年代
明朝初年
居住地
点苍山
绝    技
元元玄机剑法

陈玄机人物简介

编辑
陈玄机是天山派开山始祖张丹枫的师祖,父亲云舞阳因贪生怕死而把妻子陈雪梅推入长江独自逃生。
没想到陈雪梅没死,云舞阳也重新迎娶武当派掌门人牟独逸之女牟宝珠。
二十年后陈玄机奉张士诚昔日旧部去刺杀云舞阳,遇到同父异母的妹妹云素素,两人双双坠入爱河
当两人知道真相后,云素素悲痛欲绝,坠崖身亡。
还有大侠萧冠英的女儿萧韵兰喜欢他,好友上官天野又喜欢萧韵兰,三人之间关系错综复杂,可陈玄机看到云素素跳崖身亡,陈玄机心灰意冷,潜心钻研武学,自号「机逸士」,而不理萧韵兰。
上官天野非常气愤,找到玄机逸士争夺「武林盟主」,在峨眉山顶比武,比了三日结果不分胜负。
两人又潜心学武,准备第二次的比武。
在《萍踪侠影录》中,上官天野对陈玄机还是耿耿于怀,後谢天华叶盈盈张丹枫云蕾两对「双剑合璧」合战上官天野,正在两败俱伤的危机关头,玄机逸士出面化解。
玄机逸士、上官天野、萧韵兰三人解开了少年时的情结,会聚一起参详武学。
并打破了门规,允许各自的徒弟结为夫妇他们三人创出了许多绝世神功。

陈玄机人物资料

编辑
陈玄机:出自梁羽生还剑奇情录
其他出处:梁羽生名著《萍踪侠影录》,《散花女侠
身份:「天下第一剑客」《萍踪侠影录》→《散花女侠》
少年陈玄机 少年陈玄机
居住地:苍山
外号:「玄机逸士」
父亲:云舞阳
母亲:陈雪梅
后母:牟宝珠
同父异母妹妹兼恋人:云素素
外公:陈定方
仰慕者:萧韵兰
朋友:上官天野
武器:剑、尘拂
武功:「弹指神通」、「罗汉刀法」、「伏魔杖法」、「大力金刚手」、「大力鹰爪功」、「百变玄机掌法」、「大须弥掌式」、「元元玄机剑法」、「双剑合璧
所造「雌雄双股剑」:「白云剑」&「青冥剑

陈玄机出场描写

编辑
马上骑客是一个白衣少年,他何尝不知道后面这个策马追踪的少女是为他而歌?但他还是狠了心肠,纵马狂奔,直到歌声消散,但见空山寂寂暮霭沉沉之际,这才喟然叹息,朗声吟道:「易水萧萧西风冷,壮士一去不复还!拼死但凭三尺剑,深情唯有负红颜!」勒马回头,后面杳无人影。他的马是一匹逐电驰风的宝马,这一阵狂奔,早已把那少女隔在几重山外了[1] 
——《还剑奇情录》第一回 剑影歌声

陈玄机谢幕描写

编辑
张丹枫等见一场浩劫,消弭于无形,祖师又提早开关,俱都大喜。谢天华率众人上前叩见,于承珠排在最后,也拜见太师祖,玄机逸士微笑道:「今日得见四代同聚,人生至此,尚有何憾。」顿了一顿,又道:「天华、盈盈、丹枫,你们的武功都已大成,我心头再也没有什么挂虑了。只是武学之道,有如大海,你们还是不能自满啊!」谢天华、叶盈盈和张丹枫垂手说道:「谢师父师祖的训诲。」玄机逸士微微一笑,又说道:「我等三人,自惭数十年,苟活人间,于国于民,都未曾做过什么有益之事,所幸者尚留一点微末之技,望你们善自运用我们所创的武功,好好的做一番事业。」上官天野也唤乌蒙夫等弟子上前,勉励了几句。玄机逸士朗声吟道:「游戏人间几十年,芒鞋破帽自随缘;」上官天野接道:「心魔去尽无牵挂,」肃韵兰接道:「剑谱拳经后世传!」吟罢诗句,三人寂然不动,原来都是坐化了。
——《散花女侠》第二十五回 较技苍山 高峰腾剑气 泛舟洱海 月夜动情怀

陈玄机武功描写

编辑
这老头相貌清矍,须眉皆白,但面色红润,形如满月,却似婴儿,端的是音颜鹤发,道骨仙风,在场诸人,个个都有一身惊人的武功,却不知他是怎麼来的。
这老头正是玄机逸士。潮音和尚与云澄喜不自胜,刚叫得一声师父,只见玄机逸士已飘然进入斗场,哈哈笑道:「老朋友,为小辈动了真气有什麼意思?」他手担拂尘,蓦然出手,在四口长剑上各拂一下,只听得铮铮几声,四口剑登时都反弹起来,玄机逸士喝道:「你们对长辈休得无礼,都退下听我吩咐!」
五人都如释重负。原来刚才正到了最紧要的关头,云蕾的功夫最弱,被上官天野右肩的牵引之力所吸,几乎就要抵挡不住,但谢、叶二人乘机进逼,却占了上风。若然玄机逸士不来很可能两败俱伤!
上官天野叹了口气,道:「三十年重会,你果然练到了通玄妙境,有徒如此,为师可知,这武林盟主的宝座,我也不再与你争了!」玄机逸士笑道:「老兄何必太谦,说来我该我甘拜下风。」玄机逸士穷一生心力,创了双剑合璧的剑法,自以为天下无敌,哪知谢、叶二人双剑合璧,竟被上官天野克住,再加上了张、云二人,才能和他打成平手,故此玄机逸士对他也是真心佩服,并非客套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只听上官天野大笑道:「庄生晓梦迷蝴蝶,短梦由来最易醒。何必再问谁是剑客,谁是强盗?今日强盗剑客不打不成相识,我在这厢赔礼啦!」蓦然拢掌一挥,十指暗暗运功劲,使出最厉害的一指禅功
原来上官天野虽然渐悟,但心中还有一点好胜之念,他本来已愿甘拜下风,忽见三十年前的意中人突然来到似笑非笑,目光好像看著他的对头,不由得心中一酸,争胜之心忽起,竟然还要再试一试玄机逸士。
玄机逸士微微一笑,合掌一,只见上官天野的衣袖好像一湖春水被风吹刮,荡起微波,飘飘欲起。玄机逸士突然晃了两晃,拱手说道:「老兄的武功天下第一,我甘拜下风啦!」一转身便要下山。
旁人看不清楚,那老婆婆和上官天野自己却是心中明白:那是玄机逸士故意让回一招。上官天野出指在先,却被玄机逸士的掌力完全化解,馀势未尽,掌力震汤,故此能将上官天野的衣袖掀起。而後来玄机逸士的身形晃动,状似不胜指力,那却是故意装出来的。
玄机逸士让回一招,转身欲走,那老婆婆忽然一跃而前,竹杖一勾,勾住了玄机逸士的衣襟。玄机逸士苦笑道:「我已经服输啦,你还缠我作什麼?」上官天野叫道:「玄机老儿,我不领你这个人情,该走的是我,你留在这里,但愿你好好看待她吧!」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猛听得「喀嚓」一声,赤霞道人的扇骨又断了两支,赤霞道人铁剑盤旋,突然一招「後翌射日」,疾剁出去,这一招乃是他最後的杀手,死生一掷,谢、叶两人被他逼得骑上虎背,双剑一合,将他的铁剑圈在当中,直压下去,张丹枫「唉呀」一声叫了起来,眼见赤霞道人的性命便要丧生顷刻之间,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:「赤霞道友,多谢你有心探望,不必与小辈争了,老朽谢绝尘缘,得见故人一面,诸事俱了。祝贵派兴隆,更祝道友勉力修为,得成正果,道友请回山去吧,老朽恕不远送了。」随著话声,「当」的一声,谢天华、叶盈盈和赤霞道人的三柄长剑都脱手飞出。
众人不约而同地向著发话之处看去,但见後山的那座石室,不知什麼时候已打开大门,在门前的草地上,玄机逸士盤膝坐在当中,上官天野和萧韵兰一左一右,神态庄严,严似三尊得道的菩萨。众人恍然大悟,刚才那颗石子定是玄机逸士发出来的,世上除他之外,无人有此功力。
赤霞道人面色惨白,想起自己苦练了几十年,仍是未足挡玄机逸士的一击,当下拾起铁剑,稽首一拜,道:「谢居士指点。」从此回转乌蒙山中,再也不敢多事。

陈玄机人物点评

编辑
陈玄机,人如其名,命理暗藏玄机,从小至大跟着母亲过着隐居的生活,不谙自己身世与长辈们的过去,此际,身负师伯叔友的重托前去完成一项不可完成的使命,却不知等待他的,将不是未知的死亡,而是比死亡更加恐怖的生命伦常。
陈玄机十几年来的人生,感觉真像是一俱人偶,周公密等人的悉心教导只为一着,那就就是剌杀云舞阳,图谋东山再起。懵懵的开始,封尘良久的憯凄被引带了出来,眴栗愀悲,皆生於爱,每每读于其中,此般宿因足可让人为之一震!当上官天野无意间重伤了陈玄机之际,时缘便以展开,云家正是悲剧的舞台,上演了两代人的心酸苦痛。月洒清辉,昏迷中陈玄机被云素素救起安于家中客房那会儿,没人获知这将是他们二人悲情人生的序幕。
一个是天真无邪的少女,一个是善良正直的少年,两人同样是从小被父亲(母亲)培养成了远离天下间丑陋龌龊的人。也许是正因为他们的纯洁,更加彰显着他们二人恪于世情的悲剧。这世界,存在着光明,相对就会有黑暗,黑暗永远只会滋生罪恶,世上最险恶的莫过于人在欲望澎湃下那颗扭曲的心灵。人心若以此膨胀,一己的私利也就这么产生了,私心成不了事,只会让人越走越远,点点迷罔在了黑暗和阴冷里。如云舞阳,他的后半生便因心之阴暗活在了深深的忏悔中,云素素顺理成了他赎罪的对象。
固而,云素素是美好的,纯粹的,不为世道所染的!当她莲步轻移入书房的刹那,灿如彩霞,朗若晨光,几近幻质。一袭罗衣,一脸稚气,巧笑明眸,或如枝头盛出的芙蓉,洁白高雅,花开胜雪。陈玄机看得醉了,沉醉在甜蜜蜜的笑靥里,沉醉在薰风岑香中,好像开在春风里的花儿那般,心扉的花儿绽放在了初恋爱的和风里,且这份醉然远胜于心中对书房陈列的疑惑。年少的心在萌动,爱慕的最初体验便是如此展开。初恋是人生中的必修课,每个人都会经历的,那是一种青涩的感觉,是傻傻的、呆呆的注视着某人,是满目的旖旎,由此,在幼嫩的心灵里,纯纯的情意不知觉地茁芽了。
天阶夜色雾蒙蒙,几枝寒梅几缕香,朦朦胧胧地点缀着初春的云家小院,幽庭树影既遮住了月色天光,也罩着素素的倩影。那句如簧娇语,听得玄机心泛柔情,宁馨无限,“小乖乖,好好睡吧,你这样想家,在梦中去见你的妈妈吧。我也要去伺候母亲啦。”素素语出天真,略微调皮,她不知玄机醒了,似此语言无思间,恰恰蕴藉了俩人各自的情愫。“你浓我浓,忒煞情多。”小儿女,情如火,书房自此成一个独特的场景,那里将会留下了他们二人的爱情气息,芳菲片片,浪漫且温存,还有墙上那把昆吾,静静地见实了发生在这里的一切,见实着“相怜相念倍相亲,一生一代一双人”之景象!情长情短缠绵时,添为对方打下了深深的爱情承诺之烙印。
——选自明月前的夕雾的《依云月雾澹澹愁——随笔还剑奇情录》
贺兰山上从此没有了故事,故事已经被火化。但是生命还没有完。莽撞少年的泪珠轻弹,湿润了时间的点皴拖曳。后人的一只勾筋的狼毫,白描了他风姿老态,却画不出他那份如同倦叶的释然。也许他不曾忘情,正如他并非无情。只是狂乱的往事,早堆成了帝王般沉默的坟茔。如缕的情思,慢慢渗出秘密的痛苦,如同王陵地下的水银,默默地,卑微地潜行着,在黑暗的世界里,无声地围成了一座城市。荒芜的废城里,飘荡着他羞耻难言的情爱,不可思议的无奈,还有贺兰山上那些枯骨的磷光。
只是他的脸上,如斯平静。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杀手。她缓慢地杀死了青春,勒毙了衰老,挫败了有趣,打发了无聊,磨损了情爱,也遣散了怨恨。让他多年之后,能淡看了白云苍狗的莫测,拂去了岁月沧桑的风尘,可以平静地注视着天,平静地看着地,平静地看着一页页剑谱在面前展开演化:阴阳互生,百变玄机,四两轻拨,万流朝海!
剑法也不过如此吧!
了然了变化,何不创造变化?
勘破了情关,何不重筑情关?
于是你可以执着你的轻灵为我前锋,我便仗着我的沉重为你护卫。双剑这样合起,再那样荡开去。如同他当年和那个叫素素的女孩子走近,再分开。
他注视着他的徒子徒孙阳光下灿烂的微笑和流泪,如同看着当年心头怒放出最鲜嫩的浅薄。然而,他早已经安之若素,可以和那些老去的少年笑看起落蹉跎。只是无人的时候,他也许会抬头瞭望。日月星辰周转不息,星空中,他和素素的纯真笑脸,没有来得及受到性爱的磨损,婚姻的侵蚀,已经夭折于欲望的丑闻中,上升成了永生不妊的星辰。,那是他自己的参商。
兄妹是参星,情人是商星。
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
夜的影子又上来了,那荒山里的野唱也起了。
“天上的月亮赶太阳,地上的妹妹追情郎。。。”
“白白的小马儿,吃我场上的青苗,拴起它拴起它啊,延长欢乐的今朝。。。。”
——选自李寒水的《小评还剑奇情录》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虚拟人物 科学 文学 动漫形象 人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