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铃风

编辑:冷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8 16:25:21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概述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中文名称
竹铃风
类    型
校园型网络连载小说
主要编辑人员
斯泺吟小说组 年少
贴吧改名
2011年11月

竹铃风别名

编辑
与2011年11月正式在贴吧改名,《轻狂·咄咄》。(上部名为《轻狂》,下部为《咄咄》)

竹铃风小说主要人员:

编辑
1、川絮(竹铃)(女)
在读学校:利撤学院
家庭成员:养父母、爸爸(川猛)、哥哥(川畅)
2、南宫子默(男)
3、尚吉(男)
4、尚茉沫(女)
5、依若兰(女)
配角:
6、川畅(男)
年龄:18
在读学院:利撤学院
家庭成员:爸爸、妹妹
7、川猛(男)
竹铃与川畅的父亲,当初迫不得已把竹铃卖了。
家庭成员:女儿、儿子、(夫人已去世)
8、雪奈梨绘(女)、绕小雅(女)
雪奈梨绘:别误会,这是中国人,在很小的时候去了日本,与小雅是从小就在一起玩的好朋友。最引人注意的地方就是她的公主头
绕小雅:与梨绘一起转到利撤学院的,前面是刘海,后面是长发,给人感觉很优雅。
9、帕丽(女)
混血,没转校之前是竹铃最好的朋友,对川畅很有好感。
10、竹清(男)、韩雅(女)、
是竹铃的养父母,同意把竹铃“还给”川猛的是竹清,竹清为川猛投资的一家公司的职员。
11、陈琳粉(女)
竹铃舍友,在大一(2)B班,学习成绩很好,与竹铃不相上下。在班里独来独往,只和弟弟黏在一起。
12、陈琳温(男)
陈琳粉弟弟,了解竹铃后疯狂支持她。
13、光头(男)
无确切姓名,川猛手下,因绑架川畅被解雇。
14、孔善儿(男)
川猛的干儿子,很聪明。在竹铃和川畅被绑架时立了大功。
15、冷代曼(女)
孔善儿的女友,在川猛开的饭店里做领班。
(以上为截止至第十八章出现的人物,待加。)

竹铃风主要内容:

编辑
第一章
“丁零,丁零,对不起啊,借过,借过!”竹铃骑着她的宝贝自行车在她去学校的必经之路—最繁华的天使街叫着。可她没想到,就在她左边商务楼的五楼,一个光头男人正在拿着望远镜看她。“怎么样啊?看出什么没有啊?”一个40多岁的男人问道。这男人叫“川爷”,他本名叫“川猛”。19年前,他的妻子死了,但在死神光临之前,她强忍着最后一口气,生下了一对龙凤胎。川猛伤心之余,心里还想着怎么把孩子养活,那时的他很穷很穷,没办法,他留下了儿子,他想,养个儿子应该能够成家立业吧。于是,第二天他就把女儿买了,赚了三万块。把儿子取名为“川畅”,而那个女孩就是竹铃。
而如今,竹铃是一个高三学生,19年前,她被一个普通家庭收养了。她的养父叫“竹清”,她的养母叫“韩雅”,他们俩开了一家饰品店,取名“樱迦小铺”,日子过得还算可以。韩雅没有生育能力,所以才收养了竹铃为女儿。而竹铃却不知道这个秘密,她认为她生活在一个简单朴实的幸福家庭里,没办法,她的世界呀,永远是那么简单!
在这朝阳似火,热得透不过气的天气里,竹铃仍然穿着她的T恤衫和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,骑着车在马路上,一边骑,还一边唱着歌。
“嗯....女孩手上有一颗和您手上差不多的痣,”光头回答川爷,“哦....”川爷沉思良久,说,“你赶紧派人去给我查查她的资料!”“是!”光头下楼上了一辆宝马,走了。
还没过一会,光头就又回来了,“老大,您要找的资料,请看!”光头递给川猛一个文件夹,“嗯。”“竹铃,女,18岁,学习优秀,现就读“利撤”学院,住址不明,1992年5月20日生。她的父亲名叫“竹清”....”“好了!她的父亲不是竹清!你帮我办一下,把小畅转到“利撤学院”去!”川猛不知为什么,大声叫道,光头被川猛那一声大喝吓到了,马上说:“好,好的,我马上就去做。”
川猛的组织是一群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人组成的,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,于是这个组织也就是一个人人都曾耳闻过,但却不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,川猛是他们的带头人,他们不会干出什么坏事,但一有人泄露了风声,就要处死,不能说他们“残忍”,只能说他们“谨慎”。
此时此刻,竹铃早已到了学校,突然,班长从门外“窜”了进来,小声地说:“咱们班要转来一个男生,他们家好像很有钱呢,赶快跟他交上个朋友!”这时,老师进来了,说,“这是我们班转来的一位男生,名叫川畅,欢迎!”说着鼓起掌来,其他的同学由于听到了班长的话,也鼓起掌欢迎他,由于竹铃是优等生,她一个人坐一位,老师把川畅安排到竹铃旁边坐。“你好啊,我叫竹铃,我们交个朋友吧!”竹铃那甜美的声音并没有打动川畅那冰冷的心,他冷冷地说“谁要跟你做朋友啊,自作多情!”竹铃看了看川畅,他的身上穿的全是名牌,可能真的是班长口中的“有钱人家的儿子”,这个18岁左右的男孩长得还蛮帅的,标准“明星脸”,川畅可能是看到了竹铃在打量他,就故意不睬竹铃。竹铃看了看川畅,没过一会,就去找帕丽——竹铃的死党讨论老师让调查的“金融系资料”了,而川畅则一个人在座位上看书。
“唉,唉,怎么样?他好帅哦!”帕丽对走来的竹铃说,“什么啊,那个川畅啊,他对人好冷漠哦,我才不想和那种人做朋友!”竹铃带着点小脾气说道,“哦?是吗?那也很帅好不好!”帕丽反驳道,竹铃耸了耸肩,“喂喂喂,说正事!”“哦,嘻嘻!”帕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第二章
在学校里,川畅根本不理任何女生,而帕丽却依然热情地帮他干这干那,所有人都看出帕丽这个学生会会长对才转来的新生川畅有好感。川畅在班上的学习成绩似乎不太好,许多女生争着帮他温习功课,可是川畅并不领情,他抬头看了看,看见只有竹铃一个人在那默默地温习,心想,切,我就让你不理我,我还就让你帮我温习了!于是说:“喂!你,就是你,过来帮我温习!”竹铃一开始没理他,可是川畅有点不耐烦,说:“没听见啊!”竹铃瞪了一眼川畅,站起来,生气地说:“你以为你是万人迷吗?你以为所有人都喜欢你吗?你才是自作多情!”竹铃对这个领她反感的人并不客气。“....”班上的空气似乎凝结住了,“零零零...”听着放学铃声,竹铃抓起书包,气呼呼地往外走去。
“哎呀,走了走了!”在一旁生气了半天的男生们幸灾乐祸地叫着,“呼,走吧。”帕丽丧气地说道。
“竹铃,竹铃,你刚刚怎么了?怎么那么生气呀?”帕丽一出校门就追上了竹铃,问道,“没什么,就是想让这个凭着自己家里的势力来仗势欺人的家伙知道,他才不是什么人都喜欢的!”竹铃对于这个问题,不想纠缠太久,简单的回答了一下,“帕丽,你为什么会对那个家伙有好感嘞?”竹铃翘起那可爱的嘟嘟嘴,问帕丽,帕丽没有回答她,脸上出现一丝丝可疑的红晕,并马上转移话题,“竹铃,学校旁新开了家布丁店,那家布丁店的布丁可好吃了,走,我有免费券,我请你吃。”竹铃抱歉的笑笑说:“对不起哈,我还要去上补习班,Bey-bey!”“那,好吧,改天再请你,Bey-bey!”帕丽脸上高兴的很,道了声“拜拜”,竹铃便马上在一旁的香樟树后面躲了起来,呵!她这个机灵鬼,总是能猜出言后之意。
果然,帕丽说完“拜拜”后就马上闪进了布丁店,说:“阿姨,要两份布丁。”“好的,稍等。”帕丽怎么会要两份布丁?难不成她还要请我?竹铃心想着,但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帕丽居然去了学校后门,等了一小会,川畅出来了,帕丽就给了川畅一份布丁,可是川畅看都不看她一眼,径直走了过去,帕丽垂下了眼眸,味如嚼蜡地一个人吃下了那两份布丁,看着她慢慢走远,躲在树后的竹铃对川畅感到十分恼火,跺了跺脚,转身离开了。
第二天,川畅走进教室,一眼就看见了安慰帕丽的竹铃,而竹铃也一眼看见了她,她立起身来,缓步走向川畅,刚准备骂他,可没想到川畅从她身边绕过,坐到自己座位上,放下书包,翻开笔记本,进入自己设计的程序里,竹铃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,刚想发作,但无奈上课铃响了起来,她只好压下怒火,回到座位。
这节课上自习,看堂老师走了进来,那不就是传说中的“武则天”吗?唉,看来是不能于川畅正面交锋了,竹铃拿出了一个小本子,翻开小本,在纸条上写着:不要不知好歹,帕丽是个好女孩,你怎么能那样无视她?小本被竹铃“哗”一下滑到了川畅的笔记本旁,而川畅看了一眼纸条,又抬头看了看竹铃,拿起笔,在纸条上写道:现在在上课,我也有事,没心思跟你聊!又“哗”的滑到了竹铃面前,竹铃看着纸条上川畅那清秀的字,无奈地摇了摇头,拿出一本小说,自顾自地看了起来。
第三章
正当竹铃沉浸在书中时,帕丽给她传来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明天是运动会,你问问看川畅参不参加?谢啦!竹铃看了一下纸条,又用淡淡的目光看了一下帕丽,帕丽用哀求的目光对竹铃说:“拜托,拜托啦。”“好好好。”竹铃真拿她没办法,就用“哑语”对川畅问了,没想到,一向沉默寡言的川畅竟被竹铃给逗笑了,就又用“哑语”回她:“哦,参加。”就在这时,竹铃和川畅被“武则天”武老师发现了,又点到了名,竹铃只好自认倒霉,而帕丽却在一旁偷笑。
川畅回到了家里,没想到一进家门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。
“小畅啊,你知不知道,你们学校教室外面的摄像头就是我给买的,就是要监视你所做的每件事,而今天呢,你在上课的时候又在干嘛啊,上课就是上课,还跟女孩子嬉皮笑脸的,你要不要脸啊你!?”川猛用手指着川畅的头骂道。
“那,那堂课是自习..”川畅被爸爸这莫名其妙的一顿骂吓着了。
“自习?你还敢说,我不是说了吗,不管什么课,都要认真地上,你呢,整天去制造电脑程序,给你上课的机会,你还这样,你还把不把我这个爸爸放在眼里?”川猛又是一顿骂。
“我,我....”
“你什么你啊,说吧,那个女孩家的电话,我要打电话,要不然就说个名字,我迟早要把她转走!”
“她,她叫竹铃。”川畅似乎已经不敢说话了。
“什么?竹铃?她是你同学?”川猛一听是竹铃,脾气马上下来了。
“嗯,她是我的同桌。”川畅终于抬起头说了句话。
“好,你就交她这个朋友吧,”又小声地说,“毕竟你是她哥哥。”
“什么?”川畅没听见那句话。
“没,没什么,小畅,你去做作业吧。”川猛笑着说,心想,唉,没听见也好啊。
“哦,哦。”川畅被这么快的转换吓到,但马上上楼回房看软件资料了。
“嘿,这小子,那可是他的妹妹。”刚刚在一旁的光头说道。
“是啊,是啊。没想到这小子没过几天就在学校里攀上亲戚啦。哈哈哈!”川猛说,两人对笑。
下午上学时,川畅与竹铃在校门口相遇,便一起走到了教室里,后面的人议论纷纷,可两人才不理,到了教室,他们各自归位,刚坐下,川畅就主动找竹铃讲话。
“竹铃,我...
“嗯?”
“我第二节课要出去一下,我要去跟别人谈一谈购买软件的事。”川畅终于开口了。
“哦,那你去吧,反正也是政治课,我是课代表,我可以帮你呀,这节课政治老师不上,听说他家里有事,就不来了,是我来看着。”竹铃很乐意帮忙。
“可是,到时你能帮我补课吗?第四节课就好!你也知道我政治学得不好。”川畅抓抓头皮,不好意思地说。
“好啊,我教你啊。”竹铃笑着说。
“那,万分感谢!”川畅对竹铃道谢,说着就走了。竹铃被川畅着突如其来的热情吓着了,心里觉得很奇怪。
可令人没想到的是,第四节课被“武则天”占了,要上历史。没办法,川畅只好拜托竹铃到他家给他补课。
到了川畅家里,竹铃不禁翘起大拇指:“哇!你家房子可真大啊!”川畅家的确很大很大,而川畅却不以为然地说,“不管这个,咱们去补课啊。”“好吧。”
他们到了二楼房间里,放下书包,可这时,川猛回来了,看见了竹铃,叫川畅下来,说:“这是谁啊?”“哦,就是我上次跟您提起的,竹铃,她给我补课。”“哦,那,竹铃要不要在这吃个晚饭?”
第四章
竹铃发现这个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,就像她的亲人一样,她低头笑了笑,拒绝了川猛的邀请,然后就同川畅一起去房间里补课了。时间飞逝,当他们收起课本,抬头看了看,天已经黑了,川畅送竹铃出了房间,这时,在客厅的川猛看见了他们,对川畅说:“小畅,送你同学到门口吧。”“嗯,”川畅点了点头,“走吧,我送你到门口。”“好啊。”竹铃答应了。
两人走到门口,这时,一阵清脆的铃声传来,竹铃从包里翻出手机,打来电话是帕丽的,“喂,帕丽。”“玲,我在川畅家门口。你...是不是在里面?”“我......”竹铃看了看川畅,而电话那头的帕丽早已忍不住怒火,吼了起来“你....明知道我喜欢川畅...你还....”还没说完就“嘤嘤”哭了起来。竹铃的电话被挂断,她愣了一会。立马夺门而出。
身旁的川畅也追了出去,当他看见外面帕丽对着竹铃怒吼,连忙赶了上去,冷冷地对帕丽说:
“你...不要凭空猜测,竹铃只是同学”
听到这,帕丽心中一颤,忙接道“你不喜欢她 ?那,你喜欢我?”说完害羞地低下头。
川畅摇了摇头“不,我有说过我喜欢谁吗?我只是叫竹铃帮我补课而已。”川畅把手揣进口袋,摸出十块钱,“你们俩坐出租车回家吧,天太晚了。”
“不用不用,我们俩自行车还停在学校门口呢,反正这里学校也不远,走吧,帕丽。”竹铃伸手想去揽帕丽。
“啊,好,好。”帕丽硬是被竹铃给拽走了。
“哎呀,快走快走啦,你在这大闹一场,走吧,走吧,”竹铃说,“川畅,我们走了啊!”
“呵呵。”川畅笑了一下,又转身走向家里。
“呦,小畅回来啦,竹铃走了没?”川猛问,其实他心里特想让儿子回答“还没走”可是川畅说:“走了,她同学也来了。”“哦,那,晚饭在桌上,你去吃吧。”川猛又看起了世界杯。
竹铃和帕丽.....
“哎呦,竹铃,你干嘛跑这么快啊,我手都被你拽疼了!停!!”帕丽挣脱了竹铃那硬拽着的手。“你看看你今天办的事,还跑到人家家里了。”竹铃问她。
“我...我就是想看看你们俩要干嘛,没想到你到他家里了。”帕丽心里有些内疚,小声说。
“那你怎么找到他家的?”竹铃的怒火未消。
“我...我跟踪的...”帕丽垂下眼眸,暗暗希望竹铃不要发火。
听了这话,竹铃才彻彻底底的懂了,她懂了,她的好朋友帕丽,她两年的好友帕丽真的....真的对川畅有了好感,甚至还会怀疑了竹铃。可是她为什么对川畅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呢?那感觉,就像,好像似曾相识,好像是她的亲人一样。谁又知道?竹铃和川畅是兄妹,真是...唉....
到了学校门口,她们俩把车锁给开了,骑着车在路上,两人都沉默不语,骑到了家,她俩才说了声“Bey-bey”,竹铃推车回家,正好碰见了竹清,“爸,您怎么,还要迎接我啊!?”竹铃开玩笑似的说,“铃铃,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?”竹清问道,“没什么,就是帮我同学补了一下课,才晚了一点回家。对了,爸,您晚饭吃了吗?”“哦,我吃过了,你快吃吧!我帮你推车。”“行!”竹铃蹦蹦跳跳地走进家门,“瞧,咱们女儿还像个孩子呢!”韩雅说,“是呀。”竹清边说边把竹铃的车推向小院的一角。“不过,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。”竹清对韩雅发表自己的观点,“哎呀,你是不是想多了,咱们女儿可乖了,”韩雅说。“走了走了,快回家吧!”
第五章
竹铃还是忍不住给帕丽打了个电话,“喂,您好,是帕丽家吗?”竹铃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。
电话那头传来了管家的声音:“嗯,小姐不在。她说她今天心情不好,不知道她去哪了,您是不是小姐的好朋友?如果您知道小姐去了哪,麻烦您打个电话给这里!”
“是的,那好的,谢,谢谢啊。”电话这头的竹铃有些惊诧,挂了电话。“嘀嘀嘀...”管家的一番话让竹铃大吃一惊,帕丽,我对她很陌生吗?为什么我都不知道她喜欢去的地方呢?为什么我只知道她家的电话和她的性格呢?竹铃心里有着很大的矛盾,她想,不行,我还是得出去找她去,毕竟这次她的伤心是我导致的,我还是得去!
“爸,妈,我要出去一趟,得过一会才能回来。”竹铃拿起她平常不大用的双肩小包奔出了家门,“哎,哎,铃铃,你去哪儿啊?”韩雅还没问完,竹铃就已经出去了,“你看,我说吧,这丫头,有心事呢!”竹清一跺脚,说道。
一出门,竹铃就招了辆出租车,竹铃:“去商务街小别墅群。”“好嘞!”十分钟后,竹铃下了车,她先去了帕丽家旁的所有点,什么服装店、百货店...她都去了,可是连帕丽的影子她都没见着。
突然,竹铃想起了帕丽口中经常提起过的“九号站台”什么什么的,但竹铃从没注意过,她只听过帕丽讲她一直很想去,但好像没去。想到这事,竹铃赶快拿起她的手机查了起来:“九号站台”的搜索结果:位于....“找到了!我找到了!诶?怎么是个酒吧啊?奇了怪了,唉,不管不管,还是去看看吧。”于是竹铃又上了路。
“师傅,去九号站台。”“呦,小姑娘,去那啊!?”“额,恩,没错,就是那。”
坐了将近7、8分钟,一下车,就看见了那传说中的“九号站台”,那酒吧里散出来一股股的酒气,竹铃想帕丽可是堂堂学生会会长啊,但为了找到帕丽,竹铃还是进去了。
“哎,小姐,请问你要什么酒吗?”一个酒保问。
“呃,我要一杯威士忌就好。”竹铃根本不会喝酒,胡乱点了一杯。在“茫茫人海”中要找到帕丽可真难啊,在这地方,简直是乱成了一团,声音太大了,一群人都在跳舞,“从帕丽的心理看,她跳舞不好,是绝对不会去跳的,她肯定不去跳舞,那这里,除了跳舞,就只有,就只有什么呢?”竹铃还在想着,“就只有喝酒了啊!来,小姐,您要的酒。”刚刚的酒保一边递给竹铃威士忌,一边提示竹铃,“对呀,就只有喝酒了!谢谢你啊。”说完向后面一看,“哎?怎么没有啊?”还是在一旁的酒保提醒了她:“喝酒的台子可长了,您还是往后找找。”“谢谢!”
果然,竹铃找到了帕丽,她正在吧台上喝得大醉,一边喝着加烈型的葡萄酒,一边大喊着“川畅,你凭什么不喜欢我?我,我告诉你,喜欢我的人多的是!”话还没说完,竹铃就拿着她的那杯威士忌来了,“帕丽!帕丽!你怎么了?”“竹铃?我就是想喝酒,就是想喝酒!”帕丽瞪着竹铃说,“你要喝酒?好,我陪你喝!”竹铃说着就拿起威士忌喝了起来,“你别喝!你说说,我对那家伙不好吗?他为什么那样对我啊?!啊?!”“帕丽,你还不懂吗,那个川畅到学校来是有目的的,你还要这样努力,那不是白费力气吗?”“我,我...”说着哽咽了,一下扑到竹铃身上“呜呜”哭了起来,“哎呀,帕丽,你快起来,我扶你回家,快起来。”竹铃把帕丽扶了起来,可帕丽又坐了下去,说:“我不,我不,在这不是挺好的吗?!”说着就差点吐了,“哎呀。快走,快走!”竹铃把帕丽扶起来,把她的手搭到了肩上,把她扶出去了。一路上,她们都没坐车,一步一步地走路回家,帕丽一直在说川畅,还说:“你看,酒,酒后吐...吐什么?”“吐真言!好了,到你家了,你快进去吧!”“我,我会记得,记得你的!川畅...川畅,他!”“好了好了,你快进去吧!”竹铃把帕丽给推了进去。
“师傅,到幸福小区。”竹铃上了出租车,一下就到了家,付了钱,下了车,“铃铃,你怎么回事啊?”“我,我是去看望帕丽了。”“唉,你这孩子,去洗洗,睡觉吧。”“好的。”竹铃听着父母亲的话,低下头,进了屋。
第六章
这天晚上,竹铃怎么样都睡不着。她担心帕丽会又从家里偷偷地溜出去,喝醉了酒。可是她想想最后又不想了,她可管不了那么多。她抱着被子闷头大睡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第二天早上,竹铃来到了班上。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,她却并没有看到帕丽。她又去问了老师,老师说帕丽的爸妈帮她请了假,说帕丽生病了。竹铃听完老师的话后感到不妙,想向老师请假,可是老师不同意。没办法,竹铃只能在课堂上熬掉了一天,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放学,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帕丽家。
“丽,丽。我来看望你了。”竹铃扣了扣门。
“是竹铃吧?来了来了。”帕丽的妈妈开了门。
“那谢谢您了。”竹铃回答道。
没想到的是,一开门,帕丽竟然泪流满面地坐在自己的粉色小靠椅上。
“丽,丽,你这是怎么了?”竹铃慌张了走了上去,安慰着帕丽。
“铃.....铃.....爸爸.....和....和妈妈....让....让我转学.....”帕丽哽咽着。
什么?转学?!竹铃犹如当头一棒敲到了她的脑门上.....转学....转学,我最好最好的朋友,帕丽,要转学?!!
“不...不....这是为什么?!为什么?!难道我们以后再也见不到面了吗?为什么会这样?”竹铃失去理智地大叫道。
“铃,你不要这样了,”帕丽平静地说着,“算了吧,这也是爸爸妈妈的抉择,转了就转了吧。”
“不....怎么能这样呢?你要知道啊,这样一来,你会连我,连川畅都见不到面的啊!”
“就这样吧,也好,那个川畅.......他不喜欢我的,我只能放弃他了。爸妈这样安排,我也认命。”帕丽说着,“铃,没事你就先走吧。”
那一天,竹铃回到家后,心情格外差劲儿。
第二天,到了学校后,竹铃却发现帕丽还在学校,兴奋地很呢!
“丽,怎么了?难道不转学了嘛???”竹铃有点惊喜。
“嗯,不是的,我爸爸和我妈妈同意我来学校告别,最后参加一次运动会。”帕丽兴高采烈。
“嗯,好的!”竹铃笑了。
到了第三天,帕丽进了学校,找到了竹铃,给了竹铃一套衣服:“竹铃,把这套衣服穿上,等会运动会,咱们给川畅加油!”“帕丽,你怎么啦,前天晚我不是对你说了吗?”“啊哈,前天晚?我不是去酒吧了吗?哦,对对对,你也来了,唉,走了,去换衣服。”竹铃愤愤地说:“反正我不去,你要去你去。”“哎,算了,快来不及了,我自己去换。”
竹铃给川畅发了条短信:“川畅,昨天的软件客户买了没?今天运动会你准备好了吧?”
不一会,川畅回了一条:“准备好了,买了个好价!”
竹铃又笑了,嗯,这样她就放心了。
运动会开始了,竹铃并没有换上帕丽所谓的、让人非常汗的“拉拉队服”,而是蹲坐在观众席上,帕丽则兴奋地在操场跑道旁跳着啦啦操为川畅助威呐喊。
无聊的运动会结束后,帕丽也只能怀着沉痛的心灵,离开了学校,竹铃在送行那一天也非常沉默,而川畅却不以为然。
下午,川畅抓起了书包,在回家的路上时,碰到了光头,“你有事吗?” “嘿嘿,少爷,你说我能有什么事?只是借你用一下....”光头阴笑着...
第七章
“喂喂喂,你们要干什么!?放我下来!”川畅叫着,“别管他!用那个!”光头指示着几个跟他一起反目的兄弟说,“是!”说着拿起了一条沾满了昏迷药的白布,川畅这时才明白,原来老爸的成功是有危险的,并不是一帆风顺,“等会,我问一下,你绑架我的目的是什么?”一向机智的川畅问道。“我们要的就是钱!对了,还有那个竹铃!”光头攥紧拳头说道,“为什么?”“哈哈,你不知道吧,竹铃呀,其实是你妹妹,@#&#%¥%#...”光头把竹铃的身世讲了一通,“什么,你说她是我妹妹?”“对对对,好了,废话不多说,走!”说着还叫手下把川畅给昏迷。
“帕丽,你真的要走?”竹铃恋恋不舍,“是呀,而且,我还要搬家。”帕丽哭了,“记住,我新家就在‘秘密基地’!”帕丽悄悄对竹铃说,“哦?那你学校呢?”“在SGI学校,记得,不要失去联系哦!你自行车坏了,要不要,我送你?”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走回家。”“好,Bey-bey!”“Bey-bey!”竹铃跟帕丽道了别,又独自走了起来。
而这时,川猛却以是竹清工作的公司股东的身份而与竹清谈话。
“请问,您,是找我吗?”竹清十分客气地说。
“没错,但今天,我们,不谈公事,我们可以讲讲家里的事啊。”川猛坐了下来。
“好的,请问你是说哪一方面的呢?”竹清也坐了下来。
“关于,你的女儿。”川猛说道。
“啊?!我的女儿?”竹清很吃惊,“她怎么了吗?”
“是这样,我想,你的女儿应该不是您内人亲生的吧,”川猛说着拿出了一张照片,“这是您女儿小时候的照片吧?”
“啊?!这,这是,这是铃铃啊,你,你到底是谁?”竹清看着照片,激动地说。
“或许与你想的吃惊的答案一样,没错,我就是她的亲生父亲,现在,我,要求你把该属于我的,还给我。”
“不!不可能!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,我们是不可能把铃铃给你的!”竹清坚持自己的想法。
“凡事都有可能的!你不要再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好不好?!竹铃,竹铃她是我的女儿,你知道吗?你知道吗?这几年,我有钱了,我可是一直在寻找她啊!你知道吗?你知道吗?”川猛的声音提高了许多,也激动了许多。
“我不知道!我不知道!我已经把钱给你了,你还有什么资格说?”竹清说。
“我身为一个父亲,却常年不能与我的女儿联系,有这么多钱又有什么用呢?难道你想当一个阻碍父女见面的挡事鬼吗?难道你想让竹铃 永远生活在一个骗局中吗?难道你想当一个抹杀真相的杀手吗?”
“我,我...”竹清被川猛说得瘫了下来,无言以对。“我不想!”
“我承认,当年我是做得不对,我不应该对她那么无情,或许你认为我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,或许你认为我是一个贪婪的人,可那时我有办法吗?我那时又没钱又没势,我有什么办法?”
“行了别说了,我答应,我答应还不成吗?她的确是你的女儿,我,我...
这时,川猛的手下跟川猛说:“老大,少爷,少爷被...”“被什么?”“被绑架了。” “什么?被绑架了?谁绑架的?”“不知道,他用了变声器,听不出来。”“多少钱?”“他说当面谈。”“他还要什么东西?在哪绑架的?”“他说,在...”“你倒是说呀!”“在少爷的学校旁边。”“什么?我不是让光头去接了嘛?!”“可,可能是...”“是,是什么,你今天结巴了啊?!”“可能是他绑架的,因为,只有他能绑架啊。”“你先下去吧,我自己想想。”“是。”说完就下去了。
“既然你都答应了,我想,拜托你一件事。”
“什么事?”竹清谨慎了起来。
“我们都是有子女的人,相信你的子女要是被人绑架了你也会很着急,我的儿子,现在,被一个属下绑架了,相信,你的‘女儿’会助我一臂之力的,是否愿意帮忙呢?”
竹清本来就是个“好好先生”,自然而然就答应了,“那要怎么帮呢?”
“很简单,把您的手机发个短信,说出真相,对了,再发个...
竹铃回家的路上。
“嘀嘀嘀,您有新消息。”“什么?”竹铃看着父亲发来的短信,手不禁颤了起来,“咚”,手机摔了下来,不可能!不可能!她在心里这样呼唤着,“不行!不管这是不是真的,救人要紧,在幻璐凝酒店旁的...仓库。”
竹铃招了辆出租车,“到幻璐凝酒店。”
不一会,竹铃就到了,付了钱下车后,就直奔仓库。
第八章
“不行!不可以!哥!”竹铃边跑边大声叫着,“竹铃?”被光头用绳子绑住身体的川畅兴奋了一会,“别动,坐下来!”光头勒令道,摆了个手势,让手下躲在仓库的柱子后面,光头一闪,闪到柱子后面。“哥!哥!你在哪儿?”竹铃十分紧张,“哥!你怎么样?”竹铃找到了川畅,边说边试着给川畅松绳,“没用的,别弄!”光头从柱子后面窜了出来,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“我们不想干什么啊,”边说边一步步靠近竹铃,“把她给我绑起来!”光头命令手下。
“哥!”竹铃想挣脱束缚,可光头的手下却把她紧紧地绑住,“放心,别害怕!”川畅安慰竹铃,“说吧,你到底要什么?”川畅又对光头狠狠地说,“嘘!别说话!”光头说着给川猛打了个电话,“喂,”光头平静地说,“喂喂,你到底要什么?”川猛紧张了起来,“怎么跟你儿子问的一样啊,我告诉你,竹铃也在我手上,你要是想让我放了他们,今晚,游乐园的摩天轮见!”“喂喂,你们现在在哪?”光头没回答川猛的任何一个问题,挂断了电话。
熬到了晚上,光头:“起程吧!”坐了二十分钟的车,到了游乐园,光头买了两张摩天轮的票,强迫竹铃和川畅进去,“零零!”摩天轮开始了。
“看着钟!五分钟后要是他们还没来,就让他们两个,永远留在摩天轮中!”“是!”“喂,你们要是在五分钟之内没来,我就要,引爆咯!”光头给川猛打了个电话,但很快就挂了。“一分钟咯!”....“两分钟咯!”....“三分钟咯!”其实这时光头心里也有点害怕....“四分钟咯!”...“还有三十秒!”奇怪,怎么还没来呢?光头心里奇怪。“还没迟到!快点!”川猛总算到了,“路上堵车,我们到了。交人!”川猛边说边大喘气,“这么简单就想拿到人啊,没门!”“你!你!你别得寸进尺啊!”川猛抓住光头的领带,“别紧张,别紧张。我不会这么简单的,看到了没?摩天轮的左右两端分别是你的女儿和儿子,我不知道他们可看得见你,但是,他们的身上都装有炸弹,你要是能知道哪是女儿,哪是儿子,我就可以,放他们出来,两分钟啊,计时,开始咯!”说完就走开了,还扔下了一张纸条,“哈哈,有趣的推理游戏开始咯!拜拜!”光头回头补充了一句。
川猛看了看纸条,上面用个性化的字体写着:游戏规则:两分钟,破解不出,右边的那位就要转到最上面,上面可是有炸弹的哦,放心,“遥控器”在我手上....你要是选择两个都救,那就破解出来,我可以延长十分钟,但是你要是只救一个的话,那就救两分钟后左边的那个,自己选择哦。
光头这次给自己下了一个最大的赌注——其实左边的根本没有人,两个人都在右边,关键就是川猛能不能破解出来了。两分钟?很难的推理游戏是不可能破解的,所以....
在摩天轮上的竹铃与川畅...
“川畅,你真的是我哥?”竹铃望着正在“看风景”的川畅,“我有哥哥?”
“不知道,或许是吧,我看过我爸的日记,”川畅低下头,“上面是这么写的:‘X年X年X月 阴 不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,我知道很碎,很碎,她就那么去了,丢下了我,我真想与她一起去,可是,我每每想起死时,我都会想起她说的最后一句话‘活下去..’,唉,不是我没有勇气吧,只是因为那句话,我还没给两个孩子取好名字呢,要是她在,我一定问问她...今天,我把女孩给....’”川畅把眼睛转向竹铃,“然后呢?然后呢?”眼里已蓄满泪水的竹铃问道,“然后,那时,爸爸来了,他很生气,很生气,那时年幼的我,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唯一的反映,就是被他骂哭...”“看来,你真的是我哥喽?”竹铃把头扭过去,“竹...”“不要对我说话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!”川畅是第一次看到在校园里那么“刚强”的竹铃哭,刚想用手去安抚她一下,随即又把手给抽回来了...
“别哭了,现在还是想想我们该...”“别对我说话!你永远也不知道这种感觉,叫了18年的‘爸爸、妈妈’,回过头来,却是我的‘养父、养母’!你永远不会知道的!永远!”说着哭得更凶了,川畅也拿她没法子。
在摩天轮下的川猛...
“←→←→什么意思啊?”“按照我的推理,这个意思应该是....”呃...不要吃惊,这是川猛的干儿子——孔善儿,他在创业时资金不够,川猛帮他解了围,不过他现在转行当侦探了,思维很敏捷。“善儿?你怎么来了?”“干爸,我当然是来为你解围的啊。”“快说快说,什么意思?”“....”
第九章
两分钟后,光头准备引爆,可就在这时,川猛听了孔善儿的话,立马跑到光头那说:“我已经知道了,我要救右边的那个。”光头心中一颤,心想,自己的计划破灭了,事到如今,只能按照原来的计划行事,“我真没想到你会破译出来,但我干了这么多事,总不能白费吧,其实右边有两个人,你看,右边的已经快要到最上面了,但我的炸弹是定时的,除非你让他们俩一个一个的跳下来,在下面设置一个充气床,就OK了,不过在此之前,你要给我这次公司合同中押金的一半就好。”川猛的公司最近签了个大合同,但他还不知道合同押金是多少呢,就答应了。
“喂,小饶,你去买个大的充气床,1分钟内马上搬到游乐园里的摩天轮下面来,快点啊!”川猛拿起他那个贵的吐血的手机打给了他的手下,其实也不能算是手下,就算是他公司里原来的一个职工,川猛和他是在一起奋斗过的,但现在也是某公司的老板了,却还是事事听川猛的,“好的,我就在游乐园旁边,要不,在游乐园借一个孩子们玩的充气床吧?”“随便你,速度快就行。”
没过多少时间,饶老板就亲自来了,还让他的手下把充气床搬到摩天轮下面,“喂,小畅,你跟竹铃用手机敲开玻璃,跳下来!快!”“什么?跳下去?”“对!快点!下面有充气床的。”“嗯...好吧。”“说什么了?”竹铃用她那双哭红的双眼看着川畅,问道。“让..让我们跳下去...”“啊?不是吧?”“对啊,没办法了,抓紧时间,用我们俩的手机砸开玻璃,跳下去,下面有充气床的!”“好..好吧。”
说罢,拿出手机,砸了个大洞,先是川畅跳,紧接着,竹铃再跳。
虽然说俩人都安全落地,可竹铃却在充气床上昏了过去,川猛马上就派人把竹铃送到医院去...
“经过初步认定,她只不过是有点恐高症罢了,多休息休息就行了,因为她已经有近10个小时没有进食,现在我们给她输了瓶葡萄糖。”医生对川猛说,“嗯,好的。”
“唔...这是哪儿?”竹铃醒了,见川猛在一旁趴着睡着了,她忽然想了起来,她悄无声息地起来,把手上的针拔了出来,穿上了她的外套,走了出去。
却在这时,给竹铃和爸爸送早饭的川畅来了,看到竹铃走了出去,连忙跟爸爸说,刚醒来的川猛看着竹铃那越走越远的背影说:“没事,得等她适应过来。”“哦。”川畅听着爸爸的话,低下了头。
“喂,爸,我要回去了。”竹铃给父亲留了言。竹铃就这样一个人走了回家,设置了一个自动回复:“您好,我现在不想说话,如有事,稍后再打,谢谢,over!”
回到了家,竹清竟然在家?!竹铃的怒火一下子燃烧起来,“难道我是没人要的小孩子吗?为什么会有秘密隐瞒我?”竹铃越说越激动,到最后却一下子跪在地下,趴在竹清的腿上,哭了起来,“铃铃,铃铃不哭。”竹铃一怔,想到她小时候每每受委屈的时候,竹清都会以这么慈祥的口气安慰竹铃,“爸,明天我去不去学校?”竹铃低下头,看着地,“我觉得我这样做只是,只是,只是无谓的挣扎,去了学校,我怎么面对那个人?”竹清知道,“那个人”就是川畅,他知道,女儿在思考的时候,才会低下头发呆。“一定要去,不管怎么样,你总要面对的。”“嗯?”竹铃抬起头,看着竹清,“对,再怎么拖,也是不行的,那是你的命,你身份的命,再怎么改,再怎么躲,你的血液、DNA都不是我的,你爸爸和我谈判的时候,我也不想把你让给他,但我想,你有权利知道你自己到底是谁,所以...别怪爸爸...”“不,我不会怪您的。”“好了,不说了,你去睡觉吧。”“.....嗯。”竹铃沉默了几秒。
原本竹铃和川畅是两个在世界上根本碰不着面的两个人,可川猛就像绳索,把他们牢牢地锁在一块。
第二天,到了学校,川畅和竹铃碰面时,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眼睛注视了一会,就马上躲开,竹铃就抱着书本走过去,川畅就回头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。
上课了,虽然竹铃和川畅是同桌,却一句话也不说,哇卡卡!大家眼前一亮,门口走进一个女生,“大家好,我叫雪奈梨绘。”随即又说了一句:“こんにちは、私の名前は雪梨チェンナイ描かれている。”
“嘿嘿,她是我们班新转来的,从日本转来的。”班长具有喜感地说。看得出来,全班男生都很欢迎这位新同学。不错,梨绘之所以让人眼前一亮,是因为她长得很漂亮,明显是公主卷,很洋气哦。
“注意してくださいクマ。请大家多多关照。”说着走到川畅旁边:“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?”没想到川畅却破天荒的用日语回了一句:“関心がない。”(没兴趣),就走了。梨绘把目光转向了竹铃:“あなたは?”(那你呢?)“グラッドはあなたと友达に。”(很高兴能与你成为朋友。)
“诶,你看,后面怎么还有一个人啊,她怎么不进来?”竹铃听到后面那几个十分八卦的男生说,竹铃一看,还真是,可能是班长注意到了同学们的目光,急忙说:“那我们接下来欢迎下一位转学生。”
“你,你们好,我叫绕小雅。”明显,小雅没有像梨绘那么的引人注意,看起来很害羞,穿着整齐的校服,低着头,小步小步地走进教室,“...”貌似大家安静了几秒钟,唉,不巧的是,早读课在这时候下课了,大家一窝蜂地冲出了教室,小雅走到竹铃旁边,抬起了头,竹铃这时候才发现刚刚一直低着头的小雅其实长得很漂亮,虽然是长发,但整齐的刘海把她衬托着很可爱,头上还有一个特别小巧的蝴蝶结发卡,“你好,能交个朋友吗?”哇卡卡,声音可真好听,和竹铃有得一比,“OK的呀,你好。”虽然很吃惊两位转学生为什么都想和自己成为朋友,但还是很从容的答应了。
“小雅,我没说错吧,她很好交朋友的。”听到梨绘对小雅说,竹铃黑线万丈,“啊?难不成....你们认识?”,“对呀,我们从小就认识,只不过在大约5岁的时候我去了日本,小雅留在中国,一年前才知道对方在哪,才都转到了这里。”梨绘貌似很从容地回答了这个问题,“哎,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小雅插话,“呃?”竹铃的嘴巴才恢复,“哦,我叫竹铃啦。”“竹铃,能不能带我们参观参观学校呢?”“嗯,你们看,这里是教学楼,这是....”
“哎,三朵校花齐亮相,(梨绘和小雅是才加的)真不错。”碰巧在踢球的一群男生们悄悄说道。
第十章
话说自从梨绘与小雅转学过来,校园十大校花第九、十名就被挤下去了,那被挤下去的、很不幸的,就是C、D班上的班花,“尤妙旋”和“冷珊珊”,貌似很不高兴呢,“唉,姗姗,你说我们哪点比不过B班的转学生啊?!”尤妙旋很不服气的说,“就是就是,转学生有什么了不起啊!”冷珊珊看着自己的梳妆镜,“唉,我们当时好不容易才挤上校园十大校花的啊,这么快,被挤下来了。”妙旋垂头丧气的。
“梨绘,小雅,我想问一下...”竹铃结结巴巴地说,>.<“嗯?什么?”梨绘和小雅异口同声地问,“啊?就是...你们为什么要和我交朋友啊?”“哦,这个呀...”梨绘抢先答,“是因为....”小雅也准备回答,“我来!”“我来回答。”“既然这样,就用老方法!”梨绘说道,“切,好吖。”小雅轻轻哼了一声,“3,2,1!”接下来的事...令竹铃差点摔个跟头,“黑白粹,男生女生配。”俩人说道,“嘿嘿,我赢了,我来跟竹铃说。”梨绘在这次“大赛”中获胜。“是因为,你是校花第一名!”“啊?就这个?哎呀,别开玩笑啦。”“好好。可是,没有什么的,不就是跟你交朋友吗?!”“怎么,怕我们欺负你啊?!”“没有的事。走吧,快上课了。”
“我还有点事,你先上去吧。”梨绘对竹铃说,“小雅,你也过来一下。”说着向小雅使了个眼色,“嗯。”小雅会意了。“你们...”竹铃还没说完话,那俩人就不要脸滴走了。
“刚刚收到短信,让我们离开一下,现在先回个电话吧。”梨绘搬出了她内心本身就有的严肃,对小雅说。“嗯。”小雅抱着课本,“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,请稍后再拨。”“诶,奇怪,小雅借下你的手机。”“等会,你是不是拨错了啊。是151****8649,你是不是拨错了?”小雅阴险地看着梨绘。“呃?我看看哈。”梨绘很不好意思,把头一偏,偷偷地拨。“喂,川猛叔叔,有什么事吗?”“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竹铃都有可能在看着,而且,所做的事的理由也要合理,不能让她起疑心。”“嗯,明白,还有什么事吗?”“嗯...”川猛沉思了下,“没事了,你们上课去吧。”“嗯,叔叔再见。”
“怎么样?”小雅迫不及待地问。“没事,让我们注意着点。”
“零零零。”一位老师走过来,“同学,你们听不见吗?早就打铃了,你们怎么不去上课?”梨绘听了,把手机背到身后。恰巧被老师看到了:“这位同学,请你注意一点,你的这种行为是有损校容的,”老师指着梨绘的鼻子说,“算了,给你们记一小过,但是,我希望,以后这种有损校容的事,不要做!”老师说完气哄哄地走了。
这一幕被去宿舍拿资料的竹铃看到了,她心想:是不是我在这个校园里永远没有真正的朋友?帕丽也是,她们俩是不是?不管了,先去上课。
听完某老师的一顿呵斥,梨绘和小雅灰溜溜地走了。
现在弄明白了,她是我妹妹,我只是用她换来的钱成长的孩子,我不是独生子。她从小到大吃的苦肯定比我多,我很没用吗?川畅心里很纠结。
咖啡店里...
竹铃一个人坐在某位上,“ 小姐,请问您要点什么?”服务员很有礼貌地问,“柠檬汁有么?”“嗯,有。”“那给我来一杯特制的,要最酸的。”“嗯,还要点什么吗?”“不用了。”“稍等,马上上。”
柠檬汁没一会就上来了,竹铃吮吸着吸管,柠檬汁很酸,竹铃却一点都不感觉酸。
第十一章
用自己身上仅剩的几百块钱中的十块钱付了柠檬汁的钱后,竹铃又去了趟她原来的家。拿出钥匙,开门。拿了个她在十岁去夏令营时候的旅行箱,那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Hello Kitty猫,旁边是一些小糖果,上面有一层灰,使得这么CUTE的箱子看上去有些老气。
收拾了衣服,擦好了箱子,正准备打开箱子,突然竹清回来了,不对呀,他一般是六点才回家,现在是.....竹铃看了看表,五点四十,这是竹铃第四堂课上课时间,匆匆与梨绘打完招呼就来这了。等等,看他会不会走,她把衣服与箱子藏进衣柜,自己也躲在里面,看着动静,竹清是要找一本工具书,竹清找了好一阵子也没找到,“天啊,在这!”工具书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竹铃眼前的书桌上。
脚步声越来越近,来了,他来了!“噢!在这。”竹清拿完书,又匆匆地离开了。
呼,总算舒了口气,竹铃站起身来,把衣服与箱子都拿了出来。
打开箱子,呀!这.....这是竹铃六岁时候第一次去春游这么多张照片...想起来了,那是她不过开玩笑似的说了句“今天老师说明天去春游,爸妈也跟着去吧”,没想到第二天竹清和韩雅还真请假,租了辆车,尾随竹铃幼儿园的车去跟竹铃一起春游,那时的竹铃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了。
想到这里,大滴答滴的泪水落到了刚刚整理好的衣服上,不一会儿,衣服上就有了大片泪渍,哎呀,这时候你哭什么哭?竹铃心想,立马擦干泪水,把衣服都放进箱子里,又立马奔向门外。
锁上门,提上箱子,竹铃又怔住了,我已经不是这个家的人了,这把钥匙....还该给我吗?想了一会儿,竹铃的手便攥紧了钥匙,走出门去。
到小区门口了,她找了辆出租车,“您好,请问去哪儿?”司机很有礼貌,“去...”竹铃搪塞了,她而已不知道该去哪儿,响了几秒,“去,去利撒学院。”“OK”
没一会儿,到了学院门口,从包里翻出进去,只听“滴”地一声,竹铃走进了学院,已经放学了,咳咳,算是吧,最后一堂课是武则天看的仔细。
竹铃托着箱子去找了教导主任,扣了叩门,“请进。”到了办公室,教导主任是位慈眉善目的老师,是全校声望较好的一名老师,“您好,我是大一(13)班的竹铃。”“好,竹铃同学,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“我要住校,请问在哪儿办理手续?”“哦,在我这儿办也可以,”教导主任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,“这是你房间的门卡,手续费我们从你下学期的学费中加。”“好,谢谢。”竹铃拿着门卡,跑到了宿舍楼。
“二楼的.....五零六号房。”竹铃念着念着就走到了门口。“要看看自己的舍友了,真紧张啊。”竹铃心想,插进门卡,进到房间里去。
一进门,看见了一个小女生,呀,难道是我走错门了?竹铃心想,正准备出门,身后一个弱弱的、小小的声音被竹铃听到了,“等等,你没走错,门卡也没插错。”“哦?”竹铃转过身,“你在哪个班?”“在大一二班,学习委员兼副班长,你呢?”竹铃完全被吓到了,这个女生竟然大一?不过,没一会儿就平静下俩,“我叫竹铃,在大一(13)班,你好。”“你好。”
竹铃放下行李,看了看宿舍,“这是两人间的?”竹铃问那个女孩,“没错。”女生推了推眼睛。“哦,对了,你叫?”“我叫陈琳粉。”“哦。”这名字真奇怪。竹铃想,把衣服、被单、洗漱用品等一系列动作做完后竹铃发现陈琳粉一直在盯着自己“走吧,一起上自习去。”竹铃打破了僵局,随手拿起一本《红舞鞋》,嘿嘿,她从小就喜欢看儿童文学系列的书,尽管上了大学还有这种独特的爱好,很幼稚吧?
被竹铃硬拉着走出宿舍的陈琳粉觉得这个女生真是会混关系,才多久,就看起来很熟悉了,“等一下,我的眼镜要掉了。”说出这话,竹铃才停下,陈琳粉推了推镜架,“对了,你带了门卡嘛?”竹铃问,“带了,怎么?你没带啊?”“貌似是哦。”掏遍了身上的口袋,结果是——真的没带!
“竹铃!”小雅先叫道。“梨绘?小雅?对不起哦,我先走了。”没等陈琳粉答应竹铃就走了。“哼。”这是陈琳粉看到他们几个“会回”会用鼻子发出的声音,“哼”完立即推了推眼睛,以装饰刚刚的表情。
“竹铃,你怎么跟她走在一起?”梨绘说。“她是我舍友啊,怎么了?”“你住校啦?”“嗯。”“我跟你说这陈琳粉啊,是全校知名的怪加,小心着点儿。”“哦。”“还有还有....”“好啦好啦,自习了自习了= =”“好吧...”小雅正说到兴头上,话到了嘴边,被活生生噎了回去。
第十一章完毕,未完待续............
第十二章
一趟自习课就这么被浪费掉了,“零零零”的铃声响起,竹铃发现,似乎学生走得比老师还要快。
抱着课本与小雅一起走出教室。“对了,梨绘呢?”竹铃问小雅,“哦,她啊。。。。。有事。”小雅似乎刻意地挡住了竹铃的视线。看着小雅推着手指,竹铃愈发愈觉得这事蹊跷。
“走吧,咱们去餐厅。”竹铃拉起小雅的手,“不用了,我还要去...不,我有事情,你去吧。”小雅的神情很慌张。“哦,好吧。”竹铃当时也没想那么多,一个人独自去了餐厅。
到了餐厅,Oh,竹铃’s Lady gaga!坐满了,就川畅旁有了个空位,大家都不敢去坐。竹铃就只好先去端点吃的。
川畅一个人默默地吃着,妙璇和姗姗来了,拿着一盘小牛排,一杯果汁,姗姗先发话:“呦喂,这不是13班的班草嘛,我们。。。应该可以坐这里吧?”“呵呵。。。呵呵。。。肯定行嘛。。。”妙璇见川畅一言不发,说的话有些结巴,场面有着少许尴尬。“咳咳,那我们就坐这里啦。”姗姗好自作多情= =等她们俩刚坐下,川畅就站起来了:“我吃饱了,你们要坐,就坐吧。”
见此情景,竹铃立马走了过去,谁知临面就碰见了正要走的川畅。俩人一句话也没说,对视几秒后,竹铃坐下,川畅出去。
两人就这么擦肩而过。
“他怎么就这么走了啊!”姗姗反应过来。
“就是就是。哎,这不是咱们学校第二大校花嘛?!”妙璇故意拖腔拉调地说。
“这校花和校草之间,难免有些。。有些触电啊。。。”姗姗很快接了。
竹铃趁他们说话时自己吃下一份三文鱼喝了一份罗宋汤,正准备走了。
“哎?不聊会儿嘛?”
“不了,你们慢聊,不奉陪”竹铃说完就走了。
刚走出餐厅,“滴滴,您有新信息。”竹铃翻开手机盖,点击了“查看”,手机上的新信息是梨绘发的:
竹铃,我和小雅在花坛,务必过来一下
合上手机盖,竹铃就向花坛走去。
“小雅,我们等会该怎么讲啊?”梨绘明显很紧张。
“这有什么的,就说给她介绍工作呀。”小雅向四周张望,显得很轻松。
“万一漏了馅儿?”梨绘疑神疑鬼的。
“NONONO,就先说我们俩要去打工,说去借钱。。然后说。。。。说今天有事,她代办,川猛叔叔是这样讲的。”
“OK.....”梨绘想说“好烂的理由,”却听见小雅大叫“竹铃来啦”!
“呼,到了。什么事情?|”竹铃气喘吁吁的。
“竹铃啊,那个。。。”小雅你先说。“
“哎?我?好。。。”小雅先愣了下,“哦,就是我们现在把。。。需要一点点儿的money....放心,不会跟你借钱,我们已经联系好了一家餐厅,准备今天晚上去实习,可今天晚上吧....”小雅用眼神瞄了一下梨绘。
梨绘立即会意了,说:“今晚我们要去看《阿凡达》你知道的,我们老早就想看看了,才买到票呢!”
”所以,你们是耍我?“
“代办!”这不要脸的俩人异口同声地说。
“带两个人的班啊?”竹铃显然被惊到了,“怎么代?”
“说那两个人有事,你是代班的。”小雅立马接。
“对对对。”梨绘立马迎合。
“好吧,我最近也想打工,餐厅在哪儿?”
“在。。。”小雅掏出手机,“在玫瑰大道的香槟玫瑰14号。”
“对了,昨天咱们好像借到钱了耶,这班也不用代了,你去应聘吧——”小雅说这话时都要飘起来了。
“是啊是啊。”
“今天应聘今天就工作吗?”竹铃也激动了。
“额。。。对对。。。”梨绘与小雅对试了下,“走宿舍吧,等会该到时间关门了。”
“嗯。”竹铃觉得她们俩这次真的很奇怪。
夕阳下,三朵校花的身影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。。。。。。
到了宿舍,竹铃见陈琳粉未归就打了电话给她:“喂,琳粉还没回来啊,要关门了,快点儿。”
正在和弟弟陈琳温走着的琳粉闪到一旁。“知道,8!”
说完就乐呵呵地继续走
陈琳温是陈琳粉的亲弟弟,但比陈琳粉高,至少20公分,在(11)A班,这俩姐弟真是。。在前一秒生了陈琳粉,后一秒生了陈琳温。开妈那俩糊涂爸妈还以为这俩都是女的,起了这么。。。这么具有女性化的名儿。陈琳粉在学校只跟她弟弟合得来。
竹铃听到急促的挂断生,觉得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心里很不是滋味,叹了声气后,就自己刷牙、洗脸、挂Q,最后是上床看书。
一系列都是那么简单。。。
第十二章完,未完待续。。。

竹铃风意外:

编辑
由于字数关系,我们决定剩下的文章在贴吧上发,请大家放心,不会有阅读缺点的。
词条标签:
青春小说 网络小说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